皕岚山

脑洞很大但也懒得出奇。

本想剪出欲感,硬是剪出了兄弟情,我哭辽。

【CA】洗澡

天使和恶魔是不需要洗澡的,要想保持清洁只需一个小小的奇迹便可以轻松完成。

但这一天Crowley忘记了伤痛但是会永远记得,他的挚友Aziraphale对他做的事。

“要我帮你洗洗翅膀嘛?”

浴缸内的水热气腾腾,蒸得Crowley舒服的趴在边上眯起眼睛,他从不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浴缸,可此时他很乐意与天使挤在一起。

“如果你愿意的话,当然。”

眯着眼睛的Crowley觉得翅膀又重又暖甚至还有一丝痒意,再差点将头挂在浴缸外睡的不省人事之前,Aziraphale唤醒了他。

“快睁眼看看镜子!Crowley!”

Aziraphale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不明真相的Crowley睁开眼就看见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镜子,而镜子里的自己背后有一对‘洁白’的翅膀。

Crowley滞顿,摸了摸翅膀上的肥皂泡泡,转身将Aziraphale搂在怀里,耳边低喃。

“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Aziraphale.”



——————(⑉• •⑉)‥♡

灵感来源么么太太的格漫!她超棒快去看她!@么么 

(伏黛安利第八棒,到!)缘妙不可言

林黛玉从未想过自己未来的生活会是这样的,或许也是因缘际会,跨越百年与他在这异世相遇。

“黛玉?”

那声音是一名男子,一身黑衣,手上正端着一盘糕点,再往上看去,便是一张英俊的脸,虽然还带着些许岁月的沧桑,但这并没有磨灭他身上特有的气场。

“汤姆,你又做点心了?”

“试试看,这次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看起来…”

“东西是要吃的,不能拿来看。”


林黛玉看着那黑中带焦,体不成形的东西实在下不了口,但还是硬着头皮用手捻了一块,放入口中。

“味道怎么样?”

“味道…”

林黛玉不想让伏地魔失望,又拿起一块往嘴里塞,然后点点头。


“太好了,以后我天天做给你吃。”

“…好,天天吃。”


“你先好好吃着,等一下我出去买点东西。”

林黛玉等伏地魔外出,长长探出口气,林黛玉知道伏地魔要去哪里,周遭的陈设用具几乎都是上好的黄花梨和金丝楠,和当初在大观园相差无二,甚至更好。

这还要从那天说起,当时林黛玉午睡,中途做了个悠长的梦,梦见回到了大观园,睡回了架子床,紫娟也携五花八门的点心给林黛玉尝,正要放嘴边,林黛玉一下子惊醒,愣了很长一段时间,当伏地魔唤她的时候,林黛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眼泪夺眶而出,止也止不住。好不容易伏地魔劝好了,林黛玉讲了梦里的事情,伏地魔才明白。


“黛玉是想家了?”

林黛玉摇头。

“那是想吃点心?”

林黛玉还是摇头。


“那是怎么了?”

林黛玉瞥了伏地魔一眼白,落下一句傻瓜。

伏地魔十分疑惑,他难以揣测自己这位东方妻子,但也想尽力给林黛玉最好的,便四处收集东方家居陈设,把他们的家变成林黛玉喜欢的家。

等伏地魔回来,怀里揣着一只古色古香的手镯时,黑烟缭绕,火光冲天。伏地魔周身靠魔法形成一层保护罩,直接冲进火场寻找林黛玉。

“黛玉!黛玉!”

无人响应,而此时林黛玉正被浓烟呛的直不起身,扶着墙壁拍打着正着火的裙摆。

林黛玉靠着墙面,意识开始模糊,手上的动作也逐渐减弱,等火苗连烧到林黛玉腿侧时,伏地魔找到了她,扑灭了整场大火。


“黛玉!黛玉你醒醒!”

伏地魔焦急万分,林黛玉的体质本来就弱,不能乱使用魔法的同时还会给她造成不可逆转的损耗。


“咳咳…汤…汤姆,你回来了。”

“黛玉,你别怕,我回来了,等一下我就带你去圣芒戈。”

“你听我说,我…我不希望你为我做这么多,咳咳…那个梦,我不希望它成真,因为那个梦里没有你…如果我和你这些年的经历,像那个梦一样,那我也死而无憾了…”


伏地魔看着林黛玉说完这一段话,鼻尖一酸,泪滴落在林黛玉脸庞,看着林黛玉闭上了眼睛,紧紧抱着她。


“你才是傻瓜,好好休息吧,等一下给你做好吃的。”


林黛玉睁开了单只眼睛,嘴角缓缓扬起,又顺从的闭上了眼睛。


一场大火能烧掉的东西只有实物,而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才是真正珍贵的东西。

林黛玉从来不后悔离开自己的世界,或是抱怨这一切种种为什么是自己。而伏地魔也是,历经巅峰坠落谷底,重新生活,这些林黛玉都见证了,她没有逃,她值得伏地魔的好。


从过去到现在,从来没有一个人让对方如此沉迷。

缘,妙不可言。

来迟了!已经开始了才来转,我失格otz,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这些神仙太太!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开开心心!找到属于你的冷圈(划掉)

story@再买服设我就是狗:

伏黛安利企划快要正式开始了!!

本次企划宣图由@孤光满盈绘制!!

以下是企划名单!!

这个冬天和寒假你不必担心粮食少,这个冬天和寒假和太太们一起愉快吃粮!!

🌸🌸🌸


1.17

@爱吃鸡腿的周小六

1.18

@白衣巷九

1.19

@江尚寒

1.20

@孤光满盈

1.21

@桑牧蚕春

1.22

@卢娜小仙女的兔子

1.23
@戏折

1.24

@皕岚山

1.25

@空雅koongya

1.26

@晚来

1.27

@浅草樱落

1.28

@靡靡梵音

1.29

@殇宝

1.30

@狐狸

1.31

@持岁

2.1

@story@再买服设我就是狗
2.2

@Feaseason

2.3

@常清明

2.4

@天_fassavoy.

2.5
@悸某人开假坑。请假3个月更新随机掉落

2.6

@同路陆陆陆

2.7

@云卿酒

2.8

@纪老板今天很开心

2.9

@十九钱

2.10

@起始的终结

2.11

@花香满衣

2.12

@地白

2.13

@MIMA



【CA】美味

“Crowley?”


红发恶魔闻声歪头,隔着墨镜的视线精确地落在Aziraphale身上。


“为什么你从来不尝尝这些美味?”


Crowley撇撇嘴晃了晃杯子里的酒,不老实的在椅子上蹭来蹭去。

“我不喜欢这些。”


虽然几乎每次都是这样的答案,但Aziraphale从不死心每次都会问,只要他们在一起用餐都会…


“Angel?”

“怎么了?”


Aziraphale从一盘盘美味中收神侧身,Crowley趁机身体前倾,伸出拇指抹去了Aziraphale嘴角沾上的奶油,随后将指腹那抹白舔净。


Aziraphale的致谢因此情景而卡在了喉咙里,转而埋头专注食物试图掩盖什么,可耳尖却依照本能泛红。

而Crowley则幸灾乐祸的端详面前这幅有趣模样,懒散地靠在椅子上嘴角上扬。


“别客气,Angel。”


【CA】一起用餐吧?



(第一次)

“一起吃个午餐吧?”

Crowley这句话令正在离去的Aziraphale停下了步伐。

“我记得我还欠你一顿…”

Aziraphale像是把备忘录印在了脑子里,记忆飞快。

“巴黎那次。”


Aziraphale上了Crowley的车。


(第二次)

“一起吃个午餐吧?”

Aziraphale疑惑的看着Crowley。

“当做感谢?”


Aziraphale上了Crowley的车。


(第三次)

“一起吃个午餐吧?”

Aziraphale只顾着远离这个红发恶魔,甚至头也不回,Crowley急忙拦在他身前。

“Angle,Angle?”

“让开,你这个…”

“午餐晚餐都是我请客。”


Aziraphale上了Crowley的车。


(第N次后)

“Let me tempt you to a spot of lunch?”

“Temptation accomplished.”


They can spend the rest of their lives in the car.xxx


【伏黛合志内容公开】欲盖弥彰

dbq,现在才把合志内容放出来,是我傻了,感谢大家对《寂静曲》的支持,以及各位文手和画手非常厉害,和大家度过了一段非常快(cui 乐(gao 的时光!

本篇差不多就是将画手组部分插图串在了一个故事里写,六千多字排版有点难,还稍微改动了点小错字和毛病,那么,阅读祝愿愉快,下回敬请期待?
——————

“你说等这一切都结束了,你就会回来找我…”
“你要的究竟是什么,汤姆。”

林黛玉卧在榻上,手里攥着自己曾与伏地魔往来的书信。她痴痴望着烛火燃烧出的青烟,缭绕缠缠像极了蛇形,然又消散在空中无形,也像极了那个人,难以捉摸,握在手里却是一场空。林黛玉口中急咳引得面上通红,拖着一身病累撑到书桌前给伏地魔写最后一封信。

【冥想盆】
“你在写什么?”

林黛玉被身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一惊,看着他,捻过纸张遮遮掩掩。

“这可不能告诉你。”

“是写给我的情书?”
“你!”

“我什么?”

“里德尔先生可越发无礼了。”

里德尔皱了皱眉,随即被其笑意盖过。

三个月前林黛玉阴差阳错来到魔法世界,被里德尔发现。

“你,你为什么会从消失柜里出来。”

林黛玉在惊愕之中,听不懂这异乡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摇头。

“汤姆。”

“邓布利多…教授。”

“交给我来处理吧,你先去上课。”

里德尔暗自腹诽,邓布利多现在越来越监视着他,以后的有求必应屋也不是什么绝对安全的地方了,本想调查关于能承载灵魂的器皿,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样衣着古怪的女子只能再缓缓。

“好的,邓布利多教授。”

里德尔转身走的缓慢,零零散散听得他们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语言,只能放弃再寻找下一次突破的机会。

“不用害怕,姑娘。”

“您是?您如何?”

林黛玉满腹疑问想问眼前这位老先生,但又怕问题太多显得冒昧突兀。

“我知道姑娘一定有很多疑惑的地方,不如到我的办公室坐下聊一聊?”林黛玉本身不是胆小的主,看着这位老先生亲切自然就跟着去了。

“来,请进。”

室内地方不大不小,但是干净有序,书架上室内地方不大不小,但是干净有序,书架上的书整整齐齐,桌面也整洁。林黛玉一路走来发现这里是个奇妙庞大的地方,比起大观园还要雄伟壮丽。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又想着在这里耽误久了其他姑娘姊妹们会不会急着寻自己,想出口说话耐于有礼耐于是客只能压下。

“我知道姑娘想问什么,但在此之前,姑娘可否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林黛玉。”

“看模样林姑娘年纪可是十…”

“十二。”

林黛玉应毕,老先生看着她笑意渐浓。正待林黛玉踌躇要不要开口——

“可能这些对林姑娘来说很难理解,但这里已经不是林姑娘曾经所在的世界了。这里是霍格沃茨,魔法存在的地方,我是这里的教授,阿不思 邓布利多,”邓布利多看着林黛玉紧张攥着衣袖的模样,安抚道“不过我这边也会尽量查询林姑娘是如何到这里的,又该如何回去,这点请林姑娘不用太忧心,且放心在这里住下,其他的由我来安排,若是日后在这里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

林黛玉懵懵懂懂的,直到缓过神来,林黛玉已经在邓布利多安排的房间里站到了天黑。

林黛玉刚想找火折子点亮蜡烛,刚靠近烛台,房内所有的蜡烛全部亮了起来。

“这…”“这倒是有趣。”

里德尔在门口盯一脸惊喜的林黛玉。

“你…”

“汤姆 里德尔,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能记住我的名字,林小姐。”林黛玉只听懂了最后三个字,果然,这正如邓布利多说的那样,这里已经不是自己曾经所在的那个地方了,未知的语言,未知的人,未知的奇遇。

正感慨世事无常之时,林黛玉发现桌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些衣物,似是还有一封信件。

“难道是刚刚那个男子…”

林黛玉心下暗叹那人贴心,虽然白日里见面时有些敌意,但行事及刚刚的语气却…林黛玉摇了摇头,兴许又是个纠结之人。

待拆开信封后,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些失落,这是邓布利多的信件。信上写道要注意的诸多事宜,及一幅霍格沃兹的基本地图,还有一些方便活动的衣物,之后会有教授来教林黛玉学习。

“学习?学什么,又习什么?”

在林黛玉整顿打点几日之后,便有教授上门了,看样子有些严格,但很耐心。这些学习内容让林黛玉明白了要学什么又该习什么,林黛玉想,既然身在异乡自然是要入乡随俗的,学习语言,基本知识自然是要的。

下定决心的林黛玉想通了,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那么不如就走一步看一步,命中自有定数不是?

接连两三个月的学习,不知道是教授经验丰富教的好,还是林黛玉自幼聪慧好学的天赋所致,课程进度几乎能和霍格沃兹二三年级的学生作比较。

“教授,你知道斯莱特林有个…”

“我想你说的应该是汤姆 里德尔。”

“啊…是的,您知道?”

“他是霍格沃兹最有天赋的学生,连邓布利多都不得不这样认为。”

“原来如此。”

“你问这个做什么,你被他给迷住了?”

林黛玉听了这句话耳根发热,连忙否认。

“黛玉,你最好还是离他远一点,他不是你表面所看到的那样。”

林黛玉不解,在教授走后林黛玉琢磨了很久。自上次送衣服时见过一面之后,最近林黛玉好像也没有再看到他了,林黛玉不是喜欢出门的人,在这陌生的地方肯定也不方便随意走动,虽说林黛玉现在的英语水平与掌握的专业词汇能够进行日常的生活交流,可还是会有些怯意。

林黛玉用力晃了晃脑袋,将那些有的没的抛之脑后,本想拿起笔重新温习一下今天教授所教的知识,落笔却写下了汤姆 里德尔的姓名。

“这是怎么了,林黛玉,你清醒一点。”

“你在写什么?”

林黛玉被身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一惊,转头看向来源,林黛玉慌忙捻过纸张遮遮掩掩起来。

“这可不能告诉你。”

“是写给我的情书?”

“你!”

“我什么?”

“里德尔先生可越发无礼了。”

里德尔皱了皱眉,随即被其笑意盖过。

“看来林小姐记住了我的名字呢。”林黛玉不语将纸张放进抽屉里。

“今天天气还不错,我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林小姐到外面走走?”里德尔屈身做出了邀请的动作,林黛玉心中怦然,自顾站起来往门外走,推开门顿了顿。

“黛玉,里德尔先生叫我黛玉就好。”

霍格沃兹城堡外的阳光十分充足,正值赶上花季的尾巴,迎面的风中都有些残存的香气。

“lin..黛玉这些天都是在学习魔法?”

“是, 不过并不全是,着重于理论方面?教授说我并不适合使用魔法。”

二人之间一时沉默,里德尔的脸上一脸不可置否的模样,可是又想邓布利多又怎么会收留一个不会魔法的泥巴种在霍格沃兹,这其中一定有阴谋。

“这个是什么,好漂亮。”

林黛玉面前停了一只扑扇着翅膀的蝴蝶,像枯叶蝶的形状,但是身体又有着象征春意盎然的金颜色。

“金凤。霍格沃茨比较常见的魔法生物。”

里德尔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耐心些,嘴角勾出笑容。他可没多少时间一直陪这个泥巴种耗下去,要明白那些纯血的追随者、家族庞大的小姐们都巴不得与里德尔谈论‘趣事’。

“金凤,很适合它。金风玉露一相逢…”

林黛玉念着诗句,面微侧,眼中波光流转,睫毛如羽轻扇。她就这样瞧着里德尔。

“便胜却人间无数。”

又是一时的沉默,微风吹过,林黛玉头上戴的簪饰碰的叮当响,清脆萦心久久不能散去。

就林黛玉最先缓过神来,收起了笑容,神色闪烁的看着里德尔,似是担心被他看穿什么心思。里德尔最先一滞,胸口冒出从未有过的感受,那被他错当成是胜利的喜悦,林黛玉已经上钩。

“你这是表…”

“我先回去了,下次再见,里德尔先生。”

林黛玉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慌乱,冰凉的手覆在脸上,不知道是不是被刚刚的气氛催的羞热,还是被太阳晒的发烫,心口也是咚咚咚的打鼓,难以平息。

又是从那之后林黛玉里德尔两个人再无见面,直到霍格沃兹的学生们放假,林黛玉鲜少的走到了礼堂,在门口伸长脖子望着,最后目光停留在被一大堆人簇拥着的汤姆 里德尔。

林黛玉没有去喊他也没有走过去,反而是里德尔早早的发现了林黛玉,目光交汇了一瞬,里德尔便在一堆人的簇拥下离开了。

“他还会回来的,放假这几天身为级长的他总是比较忙。”

林黛玉回过身,看着邓布利多,随后点了点头。

“你了解汤姆吗?”林黛玉很干脆的摇头。

“你想要了解他吗?”

听着这话林黛玉迟疑了,疑惑的看着邓布利多。

“汤姆他不是你表面所看到的那样,他是个孤儿,但是他很聪明上进,可惜…他似乎一直默默背负着什么,我没有办法开导他——”邓布利多注意着林黛玉神情的变化,递给她一个小包裹,“但,你或许可以。”

在邓布利多的示意下,林黛玉打开了包裹,是一支簪子,是一支林黛玉的簪子。

“这是…?”

“这是上个月,我在走廊里碰到汤姆的时候,他手里拿着的就是这个,听他说是你不小心掉的,准备还给你。”林黛玉仔细回想,兴许是那次和里德尔外出的时候掉了。

“你喜欢他?”

林黛玉点了点头,随即反应辩解。

“不是,这确实是我的簪子,谢谢您。”

“哈哈哈哈,不用那么紧张,你应该感谢的是汤姆。”

林黛玉回到住所,主动的给里德尔写了一封简短的感谢信。假期漫长,没有任何回信的消息,林黛玉不禁想起当时被一群人簇拥着的里德尔,暗自叹了口气。

“只是一个月多月没见,就这样愁眉苦脸了?”

林黛玉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喜,直直身站了起来。

“你…你怎么来了?”

“黛玉想我,我便来了。”

“嘁,你怎么会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黛玉可以说出来,像上次那样。”

林黛玉无颜再面对眼前这人,话被里德尔堵,有些羞恼。

“出去。”黛玉硬生生憋出一句。

“巧了,黛玉不如和我一起出去?”

里德尔不由分说一把拉过林黛玉,使用幻影移形来到了一处麦田。

“…里,”林黛玉感觉一阵强烈的晕眩,勉强压下但脸上面色苍白,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

“这是我暑假发现的一个地方,没有人什么人。”里德尔说着转身,往远处看去似是看到了什么,表情满是嘲讽却夹杂着快意。

林黛玉完全没有心思注意里德尔说了什么,捂着心口有些喘不上气,往别处缓慢走了几步,企图缓和现在的不适。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堆黑羽乌鸦,惊的林黛玉猝不及防向后踉跄,试图抓住麦秆稳定身形,但麦秆也羸弱不堪重扯,林黛玉就向后倒去。

“小心!”

里德尔差点接不住林黛玉,但此时因为“那件事”他暂时不能在这里过多的使用魔法。

“呃…”“没事吧?”

林黛玉觉得背后软软的,听清声音才明白,自己是倒在了里德尔的身上,并且对方也被自己连累的倒在了地上。

“抱歉…我,我只是被吓到了。”

“因为那些乌鸦?”

“或许还有别的…刚刚那个,魔法…”

“幻影移形?”

里德尔知道有些人对幻影移形的魔法会有不良反应,但林黛玉…

“林小姐?醒醒!黛玉!黛玉!”

霍格沃茨医疗翼。

“庞弗雷夫人!”

里德尔横抱着昏厥的林黛玉从走廊里就开始喊着了。

闻声开门的庞弗雷夫人慌慌忙忙的引着里德尔往里走。

“这是怎么了?”

庞弗雷夫人急忙查看被放到床上的林黛玉,并对里德尔说:“你是从哪回来的?”

“快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

里德尔直接忽略了庞弗雷夫人的问题,语气中是从未有过的慌乱,就算旁人听不出来,这满头大汗衣衫脏乱也不像是平常的汤姆 里德尔。

“我提醒过阿不思,她不能接触魔法,是谁…”

“不能接触魔法?为什么?”

“她的体质不允许。”

“因为她是麻…”

“不,她可以。是她的身体不能承受这些,她很虚弱,一个单薄的身体怎么能禁得起大风大浪呢。”

里德尔皱眉。反复念叨着‘大风大浪’这个词,她身上果然有秘密。

直到开学,林黛玉还一直躺在医疗翼里接受直到开学,林黛玉还一直躺在医疗翼里接受治疗。

林黛玉病床边、桌子上的慰问品三三两两的各式各样,来自四学院的学生们,林黛玉为此感到很奇怪,但注意到了身穿斯莱特林学院校服的学生居多。

林黛玉在霍格沃兹也没有几个认识的人,除了经常接触的教授来看她以外,就没有什么人了。

刚开始里德尔还频繁的来看望林黛玉,开学之后渐渐的少了,兴许是因为身为级长,可见这也是一件非常辛苦忙碌的事情。

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林黛玉躺在床上已经无聊透了,好几次询问庞弗雷夫人什么时候能离开医疗翼,得到的回答都是再等等。

“庞弗雷夫人,我…”

“有人来看你了,黛玉。”

庞弗雷夫人笑的意味不明,似是有什么好事。林黛玉已经不稀奇是谁了,没准又是那些不认识的学生,庞弗雷夫人走开后,林黛玉闭上眼,装作熟睡的样子。

一时间安静极了,但林黛玉听不到任何脚步声,出于好奇林黛玉睁开了一只眼,里德尔英俊的脸正停在她面前。

“做…做什么?”

里德尔似是因林黛玉出声才注意到她,看着她脸上渐渐泛红觉得有趣,更靠近了些,这样的距离林黛玉能感受到里德尔的鼻息温度。

林黛玉不敢动,本以为就这样僵持着,里德尔最先拉离开,顺手帮林黛玉盖好了被子,下一秒邓布利多就掀开了帘子笑呵呵的进来。

“汤姆。”邓布利多看到里德尔并不惊讶,“黛玉,最近身体怎么样?”

“好很多了,我想我可以离开…”林黛玉还没有把话说完,里德尔站了起来,礼貌的向邓布利多弯了弯身。

“那么,我先回去了。”

“里德尔!”

林黛玉看着他转身出身喊住了他,那么久没见他似乎消瘦了,而且还没聊几句就这样走了,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

“下午还有节魔药课。等结束了再来看你,好好休息,黛玉。”里德尔说完就离开了。

而邓布利多的眼睛一直盯着林黛玉。

“你喜欢他。”邓布利多用林黛玉的母语说道,完全是肯定的语气。

林黛玉陷入深思,又笑着摇摇头。

“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但这并不妨碍你们…”

“不,他值得更好的,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会好起来的。”林黛玉苦笑。

邓布利多像侧头认真听着林黛玉说话似得,但直到这时里德尔才是真正的离开,邓布利多坐了一会儿后叮咛了几句便也离开了。

六天后。

“大忙人这时候来做什么?”林黛玉刚整理好衣服,正准备出院,看见里德尔笑着迎面而来。

“来帮你搬东西。”

“哼,如果不是那些认识你的人无事献殷勤,我才不会有那么多东西呢!”

“认识我的人?”里德尔觉得好笑,那些算是走狗跟班怎么能说认识,饶有兴趣的接过林黛玉递过来的东西把玩,突然眉头一皱,故意将一个杯子扔在地上,完碎。

“啊?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林黛玉慌乱的转过身仔细的查看着里德尔。

“黛玉关心我?”

“这么好看的杯子被摔碎了,真是可惜。你可要赔我一个。”

林黛玉赌气的甩开里德尔的手,蹲下身子伸手去捡碎片时,被里德尔拽住。

“一个杯子有什么好的,你想要我什么都能给你,这些我们都不要了。”

林黛玉觉得里德尔这样的举措有些孩子气的好笑,眯眯眼笑着点了点头。

“黛玉…”里德尔抬手抚过林黛玉的脸庞,将她的鬓发挽到其耳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倒是林黛玉最先不好意思起来,有些推搡的别过头。

“不一样。”

林黛玉闻声抬头:“什么?”

里德尔不由分说的在林黛玉额头上落下一吻,随后紧紧的将她揽在怀里。

“你,很特殊。”

接下来的日子里林黛玉和里德尔频繁的见面,虽说聊的不多,但二人却津津有味。有时候像冒险一般,里德尔身为级长总是会有些公事缠身,以至于不得不‘逃’,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里德尔也因此有些上瘾,身为好学生的他觉得这样有些新奇刺激。

“黛玉。”

“汤姆。”

林黛玉在转角看见里德尔时脸上难以抑制的笑容,拿出帕子替他细细擦拭额头上的细汗。

“先别管这些了,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里德尔拉着林黛玉就往禁林的方向走。禁林从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一片树林,但林黛玉知道里面生活着一些神奇动物,有和善的也有危险的。

“我们去禁林做什么?”

“等等,快到了,你先闭上眼。”不由林黛玉说不,里德尔就捂住了林黛玉的眼睛,搂着她缓缓走了一小段路。

“到了。”

林黛玉眯着眼适应着光亮,眼前是一棵粉嫩的桃树。

“这…”

“怎么样,喜欢吗?”

林黛玉惊喜的说不出话,捂着嘴点点头。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特别为你种的。只属于你一个人。”

里德尔看着脸红的林黛玉,不知她是被桃花映红,还是面上害羞的,里德尔不由得心头一动。

这样美妙欣喜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霍格沃茨又迎来了暑期,里德尔本打算留校,但又因为突然有事而不得不离开,但里德尔答应了林黛玉会回信。

一下子林黛玉仿佛又回到了他们刚相识的那一下子林黛玉仿佛又回到了他们刚相识的那个暑假,里德尔十分忙碌没有音信。林黛玉尝试着写了一封信,没抱期望的等着。两天后便收到了里德尔的回信,信中满是揶揄,但看的林黛玉很是高兴。你来我往,诗词送情,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这样了?

整个暑假直到结束,里德尔没有来看林黛玉一次,但书信来往倒是两三天一封,这样数下来倒也像里德尔陪在林黛玉的身边日日谈心。

开学后,林黛玉本想等着里德尔来找自己,可足足半个月没有影子,林黛玉有些坐不住。

“汤姆!”

林黛玉在走廊里众目睽睽之下喊出了里德尔的名字,被簇拥着的里德尔没有反应甚至没有停下脚步,反而他身边的簇拥者回过头满是恶意的瞪着林黛玉。

林黛玉无暇顾及,拨开人群,待指尖快要触及里德尔的袍子时,一名同是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推开了林黛玉。

这时里德尔才似是注意到,转过身,面容冷峻,目光凌冽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林黛玉。

“林小姐。”

转瞬里德尔神色中又带着些温度,嘴角勾着礼貌的微笑。

“还好吗?”

里德尔这样说着,却没有伸手扶起林黛玉。

林黛玉愣了一会儿,低头自嘲轻笑,一名格兰芬多的学生壮着胆子扶起了林黛玉。

“明明是你们推的人!为什么不道歉!”

林黛玉拉扯住格兰芬多的学生,摇摇头。

“是我自己没站稳。”

她抬头看了一眼里德尔,又收回目光,转过身。

“原来是我认错人了。”

林黛玉自从上次见过里德尔,回来便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谁来了都不开门。

直到里德尔毕业,彻底的离开了霍格沃茨,林黛玉发觉自己其实从没有了解过他,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不知道他会去哪里。那个眼神足以证明一切。他从她身上像是已经得到了什么。

时过境未多迁,林黛玉住在霍格沃茨已经五年了,她也已经两年没有里德尔的消息了。

林黛玉打算去禁林看看桃树的花期,正巧遇上在树下看桃花的…里德尔。从身形来看消瘦的很多,头发也长了。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林黛玉走近,里德尔警惕的转过身抽出魔杖指着她,林黛玉的泪划过面庞落在草地上。

“里德尔先生。”

“…”

里德尔一时无言,收起了魔杖打算离开。

“你去哪?”

“校长室。”

“你是来见阿芒多 迪佩特的吗?”

“黛玉。”

林黛玉拉住里德尔的手。

“我在。”

“如果顺利的话,我或许会留在霍格沃茨。”

里德尔反握住林黛玉的手,安抚的拍了拍。

“真的?”

“真的。”

“你对我说的都是真话?”

“当然。当然,当然都是真的。”

“那你以后不能离开我。”

“好。”

里德尔申请担任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一职失败了,他再次离开了霍格沃茨,违背了他和林黛玉的承诺。

时隔一年,里德尔来信。信上写道,里德尔正在完成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只要成功,他就会回来找林黛玉。林黛玉回信询问究竟是什么事情,却得不到回音。又是几次里德尔单方面的来信,告知林黛玉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

“汤姆…你要的究竟在做什么。”

在霍格沃茨里突然流传起关于‘伏地魔’的事迹。林黛玉心慌慌的,距离里德尔最近一次的来信只有一句话:I’m not Tom Marvolo Riddle anymore.(我不再是汤姆 马沃罗 里德尔。)像是有什么答案正呼之欲出,却又被迷雾笼罩。

林黛玉做了个梦,梦见里德尔回来了,但一个穿着斗篷,长着黑色翅膀的人,手中举着镰刀朝他们挥砍过来。

林黛玉醒了过来,满身是汗,放声哭了出来。

林黛玉等不住了,她等不住了,林黛玉再没有多少日子和里德尔这样耗下去。

“究竟还要到什么时候呢?”

林黛玉卧在榻上,手里攥着自己曾与伏地魔往来的书信。她痴痴望着烛火燃烧出的青烟,缭绕缠缠像极了蛇形,然又消散在空中无形,也像极了那个人,难以捉摸,握在手里却是一场空。

林黛玉口中急咳引得面上通红,拖着一身病累撑到书桌前给伏地魔写最后一封信。林黛玉拿着笔的手颤抖不止,口中千言万语,心中千思万绪,却怎么也下不了笔。

“成大事者…”

“汤…”

林黛玉颔眼前,仿佛有一人影靠近,继抬眼目光失散无法辨认。

那人拾起地上墨迹未干的信纸。

“Take care of oneself,Tom(划线) Voldemort.”

“All right,I well.”

【CA】打蛇

中国的一本古书上记载着这样一句:打蛇打七寸。具体此书出版时间和真实性无从考究。

不过…

Aziraphale在付出诸多努力下,成功劝说Crowley变回蛇形,当然他不会真的对自己六千年的挚友下毒手,只是为了好奇心和求知欲,Aziraphale只是大致摸了摸七寸的位置,并询问Crowley有什么感觉。

“心动的感觉。”
“什…”

Aziraphale还未仔细琢磨这句话的意思,Crowley就变回了人形,而天使的手刚好就搭在恶魔心脏的位置。


——————♡

【科普:蛇七寸,蛇心脏。】

终于憋出一小段了,别嫌弃!

开始立flag了,最近堕落好几个月了,准备开《好兆头》的小剧场,主剧就六集,等我琢磨琢磨看完原著再写,对!没错!(信誓旦旦)(喂喂,青蛇不更了吗!?)


🐻可银🐻:

🔥小可爱们,注意啦!(应援图来自: @持岁 )

🔥95元把多达136p的高质量文画合集+精美明信片×2+伏黛徽章一对带回家!!

🔥现已经开始二次预售,10.6结束